做不一样的成都市新闻与生活的媒体网站!

成都生活网--成都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频道 >

不只是热闹

时间:2021-02-23 02:07人气:来源: 未知

久违了,贺岁片。

2021年的“春节当”,势不可当。走出了沉寂的电影院出现一票难求的盛况,曾经熟悉的生活方式似乎正在慢慢回归,压抑了许久的渴望终究成就了不可思议的票房数字。

无论是为“李焕英”贡献了眼泪,还是深陷于《刺杀小说家》的荒诞离奇中,抑或是跟着《唐人街探案3》一起没心没肺地大笑一场,甚至与相对冷清的《人潮汹涌》偶然相遇,都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完成了一个时代的观影倾向“问卷调查”,毕竟,创作者的输出意愿与观众的接收反应是电影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

拨开合家欢乐的表象,在牛年春节档的电影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平行的世界,不约而同地出现在贺岁电影中。当身处的世界与另一个时空中的世界有了隐隐约约的联系,总会产生奇异的化学反应。

穿越到旧时光中的《你好,李焕英》燃起了人们心中对于真挚情感的渴望,而《刺杀小说家》让现实与虚构重合,直指现代人的困顿与迷茫。

作为贺岁电影中的“另类”,在场景构建与情绪渲染上颇下苦功的《刺杀小说家》带来了区别于欢喜热闹的观影体验。

电影改编自双雪涛短篇小说集《飞行家》中的同名短篇小说《刺杀小说家》,采用双线叙事的结构形成“互文”:一位拥有特异功能的父亲为找到失踪的女儿,接下了刺杀小说家的任务;而小说家笔下的奇幻世界,也正悄悄影响着现实世界中众人的命运。

这是幻想类文艺作品常见的艺术手法,严格意义上说不算推陈出新,但电影《刺杀小说家》胜在故事扎实、逻辑合理,在轮番铺陈的故事里,将两个平行世界各自的爱与伤淋漓尽致展现,且奉献了超越商业电影本职的价值,无惧于拒人千里之外,去探讨现实与虚幻重合的深层原因。

丢了孩子的父亲关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盖世英雄。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职员,却身怀登不了大雅之堂的“绝技”——扔东西精准,百发百中。

小说家的形象更出人意料,蓬头垢面,吊儿郎当,写了六年小说都还没有发表一部作品,恰好印证了他的名字——“路空文”。这样的人不值一提,更别说去为他构思布置一个精密的计划。

叱咤风云的上市公司掌门人李沐坚持说,路空文的网络小说对他的现实生活不利,小说中的“赤发鬼”每次遭遇重创,他也要随之受挫。于是李沐派手下屠灵找到了关宁,计划借助关宁的“特异功能”来刺杀路空文。

一系列看似荒诞无意义的人物与事件交织在一起,催生了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这一次,不是虚幻世界改变了现实世界,而是两个世界相互缠绕、彼此激发,现实世界依靠“相信的力量”大获全胜后还不过瘾,甚至改写了虚幻世界的故事结局。

标签:

上一篇:多彩的春节

网站首页

下一篇:没有了



本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