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一样的成都市新闻与生活的媒体网站!

成都生活网--成都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频道 >

奉俊昊谈《寄生虫》:弱者之间的战斗 真是令人悲伤

时间:2021-02-23 02:07人气:来源: 未知

2020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三项大奖,奉俊昊也凭借此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殊荣。

这一创造韩国电影历史的时刻,在当时也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电影《寄生虫》中对于韩国社会阶级冲突的戏剧化表现令人震撼,但批判的声音也集中于这种阶级冲突暗合了西方对于东亚国家社会境况的想象,是驯顺于以西方为主体的“东方主义”凝视。

本文摘自《奉俊昊的全部瞬间》一书,这本由韩国资深影评人李东振汇总的访谈合集,收录了他与奉俊昊导演大量的访谈资料。本文节选了二人关于电影《寄生虫》的部分探讨,奉俊昊从电影的创作本意谈起,阐释出了电影更加深层的内涵。

李东振:我很好奇,这部电影最初是怎么开始的?其实我觉得,《寄生虫》的主题是奉俊昊导演电影世界中相当熟悉,同时又最擅长的领域。不过对我而言,这个故事的创意又十分新鲜有趣。

奉俊昊:以《玉子》为例,我曾经在梨水桥下看到过一只巨型猪那般的大型生物,体型庞大却很内向,十分闷闷不乐。虽然这只是我的幻觉,却也可以明确说明故事的出发点吧。

李东振:《汉江怪物》也是一样。

奉俊昊:是的,我在高中时确实看到过蚕室大桥下的怪物。不过,《寄生虫》很难以这种方式进行说明。当时是2015年,我正在进行《雪国列车》的后期工作, 那部电影中以火车的前后车厢分开穷人与富人,“美国队长”穿得破破烂烂(笑)。当时,穷人与富人的框架已经在水平方向展开,《寄生虫》算是这种主题的延续。

《雪国列车》是一部豪放的科幻片,人类幸存者挥舞着斧子闹革命,我不想再做那种,而是日常化一点儿的,我们身边实际发生的,集中展现韩国贫困家庭与富裕家庭的故事。最初的题目是《移印画》,因为我想从同一个立场客观解析两个家庭。不过,现在完成的电影却是跟随贫困家庭的视角,与他们一起侵入豪宅的感觉。《寄生虫》韩国版海报

01

雯光按下门铃的瞬间,地狱之门打开了

李东振:现在我想对电影的架构进行提问。《寄生虫》可以完全划分为前半部与后半部,两个部分的分界点十分明确。

奉俊昊:雯光按下门铃那一刻吧。

李东振:是,后半部的内容其实相当于在看完全片之前已经剧透了。前半部的恶作剧场景依次出现,观众已经习惯了此类电影的套路,很享受这种观影乐趣。不过,电影突然进入后半部,之后的故事完全超出想象,令人惊讶,也很吸引人。我觉得奉导演很擅长这种结构和方法。前半部充分满足观众对类型的期待,到了后半部才展开导演真正想要讲述的故事。《汉江怪物》最为典型。不过,故事如此明确地一分为二,在岔路口突然改变节奏与方向,可能会造成脉络断裂或者丧失既有动力,还可能前后不衔接,感觉像是另一部电影。您在构思这种情节时,没有过这种担忧吗?

标签:


本类导航